首页
>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石榴云、新疆日报:天山观察丨落实“双碳”目标 推动产业升级

  落实“双碳”目标 推动产业升级——院士专家眼中的新疆机遇①

  “双碳”目标,对新疆来说,不是限制发展的“紧箍咒”,反而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机遇。

  7月以来,新疆绿色矿业发展院士论坛、“院士新疆行”活动、“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产业振兴 创新发展”院士论坛相继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100余位两院院士、专家、学者齐聚新疆,为新疆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出谋划策。

  石油石化、煤炭煤化工是新疆重点发展产业。围绕新疆能源清洁高效利用,院士、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建议。

  延伸产业链高质量发展

  黑色的稠油,运用成套加工技术,在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克石化),被加工成食品级白油。最终,这些白油销售到南方化妆品生产企业后,变成口红、保湿霜等高档化妆品基础油。


7月15日,院士、专家们在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参观调研。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秦梅花摄

  

  7月15日,在克石化调研时,院士、专家们对克石化利用新疆油田独特资源走差异化之路的发展思路给予充分肯定。“未来,克石化还可跟国内优势科研院所合作,在南方形成创新链,在新疆形成产业链。”中国工程院院士杨为民建议。

  新疆是中国七个煤化工基地之一。近年来,煤的转化技术不断取得突破,被制成气、油、甲醇、烯烃等。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疆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伊犁新天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将煤制成天然气,通过西气东输管网,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浙江、山东、河南等地。“相对煤炭来说,中国现状是少油少气,将丰富的煤炭资源转变成国家急需的油和气,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至关重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涛表示,新疆发展煤化工产业意义重大。

  围绕国家“三基地一通道”战略,准东区域重点布局了煤电煤化工产业。新疆中泰化学阜康能源有限公司以原盐、石灰石、煤炭为原料,经过成套工艺技术,将其转换成了聚氯乙烯树脂、离子膜烧碱等基础化工原料,销售到下游,可做成塑料管材、皮革制品、家装板材等。在国能新疆化工有限公司,煤气化后先制成了甲醇,甲醇经烯烃分离装置后产出乙烯和丙烯,最终下线的是像白色米粒一样的聚乙烯、聚丙烯,销售到下游市场,可制成编织袋、塑料膜、酸奶杯等数百种产品。

  “建议新疆延伸石油石化、煤化工产业链的深度和长度,走高端化发展之路,促进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张涛表示。


  推动传统能源与新能源耦合

  落实“双碳”目标,是要限制以传统化石能源为原料的相关产业发展么?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院长金之钧表示,减碳不是清碳和去碳,要防止一刀切。


7月18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碳达峰碳中和促进新疆高质量发展院士与专家论坛现场。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 秦梅花摄


  7月18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碳达峰碳中和促进新疆高质量发展院士与专家论坛上,金之钧指出,煤炭和石油消费是二氧化碳主要排放源。

  那么如降低新疆石油石化和煤化工产业碳排放呢?中国科学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支招——让传统能源与新能源耦合发展。“光伏或风力发电制出绿氢,绿氢再通过两步法合成氨,氨输送到发电厂锅炉燃烧,可替代煤炭消费。目前国外可实现20%—30%的替代,我们也在试验,目标是超过30%。”袁亮表示,“双碳”目标为新疆提供了新机遇,未来将催生一批高新技术产业。

  传统思维模式下,通常是煤讲煤的故事、油气讲油气的故事、风光讲风光的故事,长期缺乏连接不同能源形式的技术。新疆大学校长姚强建议,新疆应加强顶层设计,建立跨区域、跨行业、跨技术多能互补系统示范。

  新思维,带动新的发展模式。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罗必雄认为,新疆集光热、储能、煤电、煤化工等产业于一体,是落实“双碳”战略的理想试验地。新疆可首推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煤电油气风光储一体化示范项目,探索风光储、风光氢储等多种模式组合,加快建设全国最大风光水储源、网荷储基地。

  可再生能源具有间歇性、不稳定性特点,单纯依靠新能源发电,并网时对电网安全性带来挑战。“传统能源和新能源都有优缺点,两者协同发展,可扬长避短。新疆可以火力发电为支撑,为新能源调峰,或大力发展储能技术,让新能源安全并网。”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协会会长武强建议。


  让二氧化碳变废为宝

  二氧化碳看似为废气,但对废气加以利用,也能变废为宝。

  一般而言,二氧化碳与氨合成可制成尿素,与氢合成可制造甲醇。目前,新疆部分化工企业为减排,正计划自我“吞食”二氧化碳,将其利用起来制造甲醇。

  记者从新疆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该公司正通过温室气体减排实验室,测试什么样的植物吸收二氧化碳效果最好,目前已知测试结果为高架立体栽培番茄吸碳能力最强。“用农作物来处理二氧化碳,是一条非常有前景的路线。”袁亮表示。

  为早日实现“双碳”目标,该公司还在试验通过微藻来光合固碳。

  国能新疆化工有限公司也在探索低碳绿色发展之路,拟对排放的二氧化碳进行捕集,用于油田驱油,目前正筹划30万吨/年二氧化碳驱油综合利用先期示范项目建设。对此,参与考察调研的院士们纷纷给予肯定。“发展CCUS(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S(碳捕集与封存),是破解二氧化碳排放难题的有效路径之一。将二氧化碳运用到新疆各油田驱油,市场前景广阔。”袁亮说。


2022年2月26日,巴州广和气体资源有限公司正在吊装设备,建碳捕集工厂。李磊摄(资料图片)


  探寻CCUS路径,近年来,新疆油田、西北油田、塔里木油田均已开展先导试验,他们将从炼化企业捕获来的二氧化碳拉到油田注入油井,不仅提高了油藏采收率,还实现了二氧化碳地下封存。“经评价,仅新疆油田适宜开展二氧化碳驱的已开发油藏,地质储量就有10.2亿吨,可新增开采储量1.8亿吨,可埋存二氧化碳3.9亿吨。”金之钧建议,新疆CCUS应产业化、规模化。

  此外,二氧化碳也可直接封存于地下。中国工程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戴民汉预测,新疆三大盆地咸水层、油藏和不可开采煤层,固碳量可达690亿吨。“全球每年二氧化碳排放约90亿吨,中国约20亿吨。在新疆发展CCUS、CCS产业潜力巨大。”戴民汉表示。

  来源:石榴云/新疆日报

  石榴云/新疆日报网址:https://tnews.xjmty.com/app/slyapp/yw/202207/t20220719_8036623.html?diggurl=http://st-app.xjmty.com/open/digg/index&cid=8036623&aid=1&sid=10001&action=like&digg=27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